世界冰淇淋巡礼(三十五):一鸣惊人的塞尔维亚冰淇淋

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说,谈起塞尔维亚共和国(Република Србија)便联想起21年前的那场战争。当时北约轰炸南联盟首都贝尔格莱德50余天,还导致了中国记者和外交人员的死伤。但是随着当时的南联盟总统米诺舍维奇氏因南斯拉夫内战中屠杀克罗地亚人而被送上海牙国际法院,南联盟烟消云散,战争的阴霾也逐渐成为过去。

如今的塞尔维亚国土面积8.83万平方千米(含科索沃),人口718万(不含科索沃),经济呈现快速增长态势。2018年经济增长率达4.39%,基本走出了前些年的徘徊阶段。

塞尔维亚拥有曲折的历史,公元6~7世纪,南斯拉夫人的一支塞尔维亚人定居于巴尔干半岛萨瓦河中下游迤南至亚得里亚海沿岸一带,在拜占庭帝国的影响下居民改信东正教。最早以“塞尔维亚”为名的国家是10世纪中叶由察斯拉夫‧卡罗尼米洛维奇(塞尔维亚语:Кнез Часлав Клонимировић,拉丁化:Časlav Klonimirović)所建立。12世纪时尼曼雅王朝崛起,14世纪中叶的沙皇斯特凡‧杜尚在位期间更是把塞尔维亚国家的发展推向巅峰。

历史上,塞尔维亚是欧洲的兵家必争之地,第一次世界大战更是因为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刺杀奥匈帝国王储费迪南大公而爆发。而在二战时期,塞尔维亚又因德国的占领和苏联的解放成为了南斯拉夫的一部分。1991年,苏联解体,南斯拉夫地区又爆发了将近十年的战争,波斯尼亚、克罗地亚、黑山恢复独立,塞尔维亚作为新生的民族国家才真正实现了独立。

如今的塞尔维亚战争的痕迹已不多见,但是战火中得以幸存的古迹依然昭示着该国深厚的文化传统。塞尔维亚的人生活悠闲,咖啡馆和餐厅总是坐满了人。餐饮业的繁荣,带动了食品工业的同时,也带动了当地的冰淇淋产业。

在塞尔维亚经济发展迅速的同时,全球变暖也为塞尔维亚的冰淇淋行业带来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全年平均温度的升高,令冰淇淋不再是高温季节性的快速消费品。据欧睿国际《塞尔维亚2019年度冰淇淋和冷冻甜点报告》显示,该国冰淇淋销量在2019年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

尽管在全球范围的冰淇淋和冷冻甜品中可以看到健康和绿色的趋势,但这种趋势在塞国尚不明显,并且对销售的影响非常有限。2018至19年间,塞尔维亚并没有出现很多新的带有健康属性和声称健康的产品,但是随着消费者越来越意识到健康产品的重要性,这种情况肯定会在未来几年有所改变。

另一方面,由于塞国冰淇淋乳香浓郁,特别是冰淇淋蛋糕造型别致、创意突出,故该国冰淇淋在2019年度出口额增长了22.2%,达5064万美元,排名世界冰淇淋出口额第17位。

而在竞争态势方面,塞尔维亚冰淇淋和冷冻甜品的领导者Frikom占2019年总销售额的近一半,其市场份额略有增加。排名第二的雀巢亚得里亚海食品公司市场份额也有所提升,很明显,塞国冰淇淋和冷冻甜点是一个高度集中的类别。

之所以Frikom能够占据塞国市场第一宝座,与它的促销策略关系密切,它在2018年和2019年组织了几次奖励活动,塞维利亚这是与客户互动并使他们忠于其产品的另一种方式。其中一项活动是“Pažljivoližite”,翻译为“小心舔”,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消费者在吃完冰淇淋后必须检查冰淇淋棒,以查看是否获得了奖励。而“奖品”就是出国海滩游。

另外,阿联酋公司IFFCOO(阿联酋国际食品公司)在1999年于塞国建立的挤出冰淇淋品牌Quanta也在当地十分常见,这种冰淇淋还出口到东欧其他国家以及阿拉伯世界。值得一提的是,Quanta也模仿了联合利华1990年代进入中国时使用的促销策略——向商铺发放专柜,只是不严格要求商家在柜中全部陈列IFFCOO的产品。

有趣的是,立陶宛冰淇淋生产商Premia近年来也在塞国崭露头角,它在该国最受欢迎的产品是120ml装冰淇淋华夫杯,因其低廉的价格和“良心”的含量。

而塞尔维亚知名的冰淇淋制造商还有Swisslion和Ice Planet doo等。据塞尔维亚商会食品工业协会的数据,2017年塞国的冰淇淋产量为21,415吨。2018年的前五个月,总产量为11,309吨产量比上年同期增长27.5%。

至于塞尔维亚冰淇淋进口量,2017年仅为1968吨,远小于同期出口的8786吨。塞国冰淇淋出口目的地主要是黑山、克罗地亚、波黑、马其顿,还有希腊、罗马尼亚、德国和西班牙等国。

在量产型(包装)冰淇淋市场繁荣的同时,塞尔维亚手工冰淇淋也有许多可圈可点之处。

例如,在中塞尔维亚Zlatibor的Trzni Centar BB就有一家名为Feniks slatka kuća的冰淇淋小店,它是TripAdvisor2016至2019年度四届卓越奖得主。该店以冰淇淋船、冰淇淋镇细通心粉等别出心裁的冷冻甜点而著称,代表了塞国手工冰淇淋视觉美和用心巧的方面。此外该店还提供咖啡热饮,水果以草莓、橙子、葡萄为主,充满塞国风情。

而贝尔格莱德的Poslastičarnica则以味道著称,它位于Marsala Birjuzova 7,这家店铺专在冰淇淋的味觉体验上下功夫,为了体谅减肥人士,该店的冰淇淋特意用小杯装盛,但是舌尖上爆发的美味令客人们总忍不住“下一杯、再下一杯就停止”,却总是停不下来。这也许是该店荣膺2019年度TripAdvisor卓越奖的原因吧!

此外,专营泰国炸冰淇淋的I Scream Rolls、贝尔格莱德艺术酒店的Avgustin Waffle & Ice Bar 、以花样圣代而闻名的Choco Caffe亦是去贝尔格莱德不可错过的冰淇淋打卡之地。还有,在塞国小镇Nis,亦有一家看上去不太起眼,但是冰淇淋尝起来惊为天人的咖啡馆——Tramvaj,这都是塞国冰淇淋之旅不要忘记的地方。

与塞尔维亚的情形相似,更为健康的酸奶冰淇淋在克罗地亚似乎一样没有引起市场的重视。而在当地,Ledo DD凭借其完善的产品组合和较高的零售知名度占据了当地包装冰淇淋四分之三的市场。Ledo DD的奇迹是如何保持的?母公司Agrokor陷入财务困境后Ledo DD又将何去何从?敬请关注,《世界冰淇淋巡礼(三十六):“一枝独秀”的克罗地亚冰淇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nsixing.com/,塞维利亚

Tags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